等待是最长情的告白

      那是被称为奇迹的1994年,戴着小圆墨镜的让雷诺,背身听着贝多芬的加里奥德曼,还有坐在走廊里抽着烟的娜塔莉波特曼,在吕克贝松的胶片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      父女年龄的差距,萝莉有颗御姐心,正太有个大叔身,两个孤单的人生死相依,一段介于亲情与爱情之间的奇特感情,让我一次次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   在遇到彼此前,她是个桀骜不驯身世可怜的小女孩;他是残酷冷静的杀手里昂。因为这部电影爱上了让雷诺,爱上了这个意大利杀手的温情,爱上了他刚毅的线条。“人生诸多辛苦,是不是只有童年如此。”玛蒂达问。里昂说,“一直如此。”这样的对话,让我的心头为之一颤。因为这部电影,爱上了娜塔莉波特曼,爱上她脸上倔强坚毅的神情,爱上她活泼灵动的话语,爱上她站在旅店老板面前轻蔑地笑着说:”He is not my father,he is my lover.”

   当里昂的门打开的时候,一束好像来自天堂的光照在玛蒂达的脸上。这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杀手,从电影中频繁出现的那棵盆栽就可以看出来,就算最后逃命也要带着它,里昂为玛蒂达打开了上帝之门,但玛蒂达的出现可以说给里昂的生活注入了新鲜的血液,让里昂度过了自从成为杀手后再没有过的快乐时光。

  “你不会失去我的,玛蒂达,你让我尝到了人生的滋味,我开始想要过得快乐,睡在床上,有牵挂,你以后不会再觉得孤独了,玛蒂达,拜托,马上走,宝贝。”每次看到这里就会泪流满面,他们之间的爱跨越了年龄与生死。

      影史上,比里昂更酷的杀手会有,但是把牛奶当水喝,把盆栽当成朋友爱,集纯朴,冷酷,温情于一身的杀手却只有他一个。杀手又怎样?警察又如何?冷酷或者温柔,不是靠职业判断的。那个警察冷血的想让人一枪打死他!而这个杀手却让人心疼地只想轻轻地抱抱他,其实孤独灵魂的最深处也有一道温暖的阳光。

      娜塔莉超萝莉的表演,让雷诺深沉冷静的演技,一开场伴随着贝多芬交响曲的舞步,最后的爆炸,搬家必带的盆栽植物,当水喝的牛奶,不习惯睡床,脑海中不断盘旋的《Shape of my heart》,总结出了一句话,当一个杀手有了感情,那他就离生命的终结不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不用迁怒于别人,玛蒂达终于明白,里昂用生命为她铺出一条路,路的尽头,没有战争,没有死亡,恶魔终于与天使互换了角色,里昂,不冷。


剪辑的很美,也算没有辜负大王的美貌,哎呦,屏幕有点脏,让人家舔一下了了啦!

那么默契的曾经,身边站的是那个人却已不是那个人,曾经并肩携手而战,如今对峙而战,无关厌恶或憎恨,只是过去的再也回不来!转身离开,有话说不出来,等待竟累积成伤害。

曾经有多甜,现在就有多虐,你教我怎么爱上,却没教怎么遗忘,把我的阳光都变成了泪光。好心疼螺丝。